花花花辞树

太虐了
水神死简直不能忍啊
就算最后和二凤he 葡萄也有心结吧
我不杀伯仁 伯仁却因我而死的感觉

【锦玉】惜芳年番外——奇遇

一发完
为方便阅读,已整理为一章啦

剧有多虐 我们就要有多甜


高亮!!剧中润玉(即前世)穿越到本文婚后

不适请点X哦,

警告结束,以下正文

======================================

润玉从睡梦中醒来,他又梦见了从前。大抵是一个人孤寂久了,便怀念那些热闹的日子。从前啊,锦觅就算心中有旭凤,也还顶着他未婚妻的名号,他好歹有些慰藉。可是后来,罢了,不想了,总归是他做错了事。



金乌起鸣,也该是上朝的时间了,润玉打算起身,忽而身旁传来一阵嘤咛。他分明感觉到了身子旁有一团火热,润玉瞬间怒意四起,这又是哪个不长眼的仙子,居然敢爬床。那些盼望他有子嗣的仙家都这么大胆了吗! 他使劲将锦被扯开,想要斥责这个不知羞的仙女,却在她侧身靠近时愣住了。

锦觅被突如其来的冷气冻得迷迷糊糊,不由自主的向润玉怀中靠近,她蹭蹭他的胸膛,撒娇道:“润玉…夫君…今天我能不去早朝吗,昨晚狐狸仙的酒太烈了,我的头还很晕呢。”

润玉这下彻底呆住了,他僵硬地环住还在使劲往往他怀里钻的锦觅,她的脸还如梦中一样美丽,他结结巴巴的说:“你是……觅儿?你怎么在这?那……旭凤呢?”

“嗯?凤凰?他不是还在魔界那里扎营驻守吗?”锦觅还眯着眼继续赖床,“天后一天不去早朝没什么的吧,润玉你让我再睡会儿吧。”

润玉不知怎么迷迷糊糊答应了,又迷迷糊糊去了前殿。



早朝后,月下仙人找到他说:“小润玉,发生什么事了?老夫怎么觉得你早上不在状态啊?昨晚,那壶醉生梦死劲儿够大吧,小锦觅什么时候喜欢这么烈的酒了?”

“叔父,”润玉喃喃道:“我这是在做梦吗?觅儿为何…嫁与我为妻?”

“小润玉,你这是什么话!”狐狸仙急了,他不顾君臣之别拉着润玉走到角落,悄悄地说:“你与小葡萄成亲才不过百年,怎么,现在可生出二心来?昨天她就来闷闷不乐的找我来拿酒,你们吵架了?”

润玉呆住,他努力跟上月下仙人的思路:“成亲百年……我们没有吵架,不,我不知道。叔父,旭凤他如何了?”

月下仙人说:“凤娃?他不是在魔界屯兵震慑吗,关他什么事啊。”

他又想起什么似的说:“你们是不是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别管他们,先帝和荼姚成亲两百年后才有的子嗣,你们还年轻,不着急。”



润玉告别满口胡话的月下仙人后,匆匆赶回璇玑宫,幸好锦觅还在。他无比满足的抚摸锦觅沉睡的脸庞,低声说道:“你不知道,我期待了这一切多久。如果这是梦,我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这时,有仙侍通报:“陛下,水神到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水神洛霖,在挚爱死后一直消隐避世,若非自己亲身女儿现世,他大概天劫降临都岿然不动。幸而锦觅出现,洛霖发现自家软萌的小棉袄居然还有人施以黑手陷害,顿时怒不可遏。以他在天界的威望,轻易获得兵权,制服穷其后再将女儿从璇玑宫接回身边,就算是当时的天后也不敢轻易对锦觅出手了。待到觅儿与天帝大婚后,洛霖便放下兵权,又不问世事,儒雅通透了。

虽舍不得锦觅嫁人,洛霖还是很欣赏润玉这个女婿。大殿下虽庶子出身,但为人不卑不亢,既胸怀大志,又谦逊尔雅,真担得起他温润如玉的名字。更何况,润玉与他爹不同,他待锦觅一心一意,两人一直恩爱有加,令人欣羡。

他今日到来自有要事相商,自然没注意到润玉有些躲闪的神情。

润玉确实有些不敢面对水神。这位三界第一君子曾救下自己的母亲并给予她一方容身之地。可自己却误导水神仙上,让他以为自己和觅儿两情相悦,最后甚至利用水神的死,诱使觅儿与旭凤决裂。

“不知仙上今日前来所谓何事?”润玉镇定后招呼着仙侍上茶。

洛霖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心想:今日天帝怎么感觉不一样,不蹭着觅儿一起叫我父亲了。不过心思一念既过,说起他今日所来的正事儿:“师尊斗姆元君曾说觅儿有一大劫,百年前虽劫数已破,但我仍日益关注觅儿的星轨……”

润玉着急道:“可是觅儿出了变故?”

水神轻笑,一样的,还是这般紧张锦觅,他带着笑意说:“今早,司命星君上门道喜,说昨晚觅儿的星轨周围,徐徐闪亮起一颗副星。我估摸着陛下近日政务繁忙,又照顾觅儿,大概几日没去布星台了。便过来告知你们一声。”

副星?难道……润玉呆住,继而狂喜,这不是代表着,觅儿有了血脉相连的…孩子?

这时,锦觅睡眼惺忪的过来了,她软糯地开口道:“爹爹,今日你怎么过来了?”

水神关切说:“你这孩子,怎么现下才起床?身上可有不适之处?”

“还好啦。”锦觅顺手拿起润玉的茶杯喝着,说“昨日喝了些月下仙人所酿的醉生梦死,这酒后劲十足,全然没有我的桂花酿好喝呢。”

洛霖神色一变,瞪了润玉一眼,严厉地说道:“怎这般胡来,你现在的身体怎么能喝酒!”

润玉反应过来,张皇失措喊道:“来人!来人!去请药神仙上前来!”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夜晚凉风习习,群星闪耀。润玉今日一整天都舍不得离开璇玑宫,他幸福得快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锦觅支走侍女,亲手捧着一坛酒走过来。

她紧挨着润玉坐下,说道:“爹爹说,我如今有了小宝宝,不可像从前那般放肆。可今日是这坛桂花酿开封吉日,只有请小龙夫君独饮罢。”

润玉笑着替自己斟满一杯酒,举杯道:“这杯敬你,觅儿,我所拥有的一切,多谢了。”

锦觅忙说:“分明是我该谢你,如果没有小龙夫君,我怎么会有如此幸福的日子呢。”

润玉笑着仰头饮完杯中酒,身体突然一阵恍惚,他诧异自己的酒量为何变得如此浅薄。随后他感觉身体一歪,灵体逐渐上升飘零,瞬间明白他到离开的时候了。

润玉看到锦觅紧张地扶起自己的身体,面色藏不住的焦急,释然一笑,不知该谢哪一路神明,让他有了这般奇遇。

今日所得的温暖,足够支撑他过完寂寥的一生了。

END


小剧场:
(重生的)润玉回归后,面色不愉得问小娇妻道:“今日的我…可有和觅儿亲密?”
锦觅乖巧说:“小龙夫君,我们不是每日都亲亲吗?”
润玉黑着脸吻上去,哼,生起气来我连自己的醋都吃!!




蠢作者急着看剧 匆匆完结这篇番外Σ( ̄。 ̄ノ)ノ
其余糖留在正文撒哟~
这篇文设定的小剧透:无论是润玉的重生还是前世润玉的穿越都和锦觅的小宝宝有关哦

喜欢请点上小心心吧~



请假

今日不更新
明天双更

【锦玉】惜芳年—番外(上)

剧有多虐 我们就要有多甜

先写点番外来调节下心情

高亮!!剧中润玉(即前世)穿越到本文婚后

不适请点X哦,

警告结束,以下正文

==============================================

  润玉从睡梦中醒来,他又梦见了从前。大抵是一个人孤寂久了,便怀念那些热闹的日子。从前啊,锦觅就算心中有旭凤,也还顶着他未婚妻的名号,他好歹有些慰藉。可是后来,罢了,不想了,总归是他做错了事。

 

  金乌起鸣,也该是上朝的时间了,润玉打算起身,忽而身旁传来一阵嘤咛。他分明感觉到了身子旁有一团火热,润玉瞬间怒意四起,这又是哪个不长眼的仙子,居然敢爬床。那些盼望他有子嗣的仙家都这么大胆了吗!  他使劲将锦被扯开,想要斥责这个不知羞的仙女,却在她侧身靠近时愣住了。

  锦觅被突如其来的冷气冻得迷迷糊糊,不由自主的向润玉怀中靠近,她蹭蹭他的胸膛,撒娇道:“润玉…夫君…今天我能不去早朝吗,昨晚狐狸仙的酒太烈了,我的头还很晕呢。”

  润玉这下彻底呆住了,他僵硬地环住还在使劲往往他怀里钻的锦觅,她的脸还如梦中一样美丽,他结结巴巴的说:“你是……觅儿?你怎么在这?那……旭凤呢?”

“嗯?凤凰?他不是还在魔界那里扎营驻守吗?”锦觅还眯着眼继续赖床,“天后一天不去早朝没什么的吧,润玉你让我再睡会儿吧。”

  润玉不知怎么迷迷糊糊答应了,又迷迷糊糊去了前殿。

  

  早朝后,月下仙人找到他说:“小润玉,发生什么事了?老夫怎么觉得你早上不在状态啊?昨晚,那壶醉生梦死劲儿够大吧,小锦觅什么时候喜欢这么烈的酒了?”

“叔父,”润玉喃喃道:“我这是在做梦吗?觅儿为何…嫁与我为妻?”

“小润玉,你这是什么话!”狐狸仙急了,他不顾君臣之别拉着润玉走到角落,悄悄地说:“你与小葡萄成亲才不过百年,怎么,现在可生出二心来?昨天她就来闷闷不乐的找我来拿酒,你们吵架了?”

  润玉呆住,他努力跟上月下仙人的思路:“成亲百年……我们没有吵架,不,我不知道。叔父,旭凤他如何了?”

  月下仙人说:“凤娃?他不是在魔界屯兵震慑吗,关他什么事啊。”

  他又想起什么似的说:“你们是不是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别管他们,先帝和荼姚成亲两百年后才有的子嗣,你们还年轻,不着急。”

 

  润玉告别满口胡话的月下仙人后,匆匆赶回璇玑宫,幸好锦觅还在。他无比满足的抚摸锦觅沉睡的脸庞,低声说道:“你不知道,我期待了这一切多久。如果这是梦,我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这时,有仙侍通报:“陛下,水神到访。”


tbc


给原剧里的润玉体验下he的待遇吧

不然太惨啦

小可爱们不要吝啬点点小红心哦~



【锦玉】惜芳年5

下午偷偷摸摸更了一半

先放上来

另一半还是晚上看了剧再来~

以下正文

================================================

  完成一天的课业后,锦觅疲惫的回到家。她也有点小委屈,口诀运气什么的都和老胡学得一模一样,可她总是像摸不上道一样,旁的精灵都进步飞速,她却还在谷底苦苦支撑。


“哎,若是小龙在就好了,上次他给我讲的法术可比老胡厉害多了。可是,我一个果子精,为何却与水系法术相得益彰呢?也没有葡萄属水的说法呀。”

“觅儿!”

  葡萄抬头便看见白衣公子站在自家院子里,她兴奋地叫起来:“小龙!你来看我啦,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润玉听到这不由自主的低头笑起来,说:“答应你的,我总会做到。觅儿,你可愿意随我一起去天界,我找到一位水系前辈,受他指点你的修为肯定大有裨益,如何?”


  “我当然愿意啦!”锦觅开心得跳了起来,她赶紧跑回屋子开始收拾东西,“我能去玩多久呢,需要带些什么行李呀?”


润玉满足地看着她东窜西跳的找那些小玩意儿,柔声道:“觅儿想住多久都行,璇玑宫里衣食皆备,可倘若你想多玩些时日,还是准备些自己平时使得惯的物件吧。”


锦觅听罢想了想,说:“那我多带一些,小龙可别嫌弃我叨扰过久呀。”


  两人收拾完毕后,锦觅又化成一颗小葡萄钻进润玉的袖子里,她随着润玉驾云前行,看到从不曾见过的秀美山河,口中发出一阵阵惊叹。不久他们就到了璇玑宫,润玉带着她来到早已准备好的房间,说:“觅儿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请前辈过来。”


“啊!才来就要叫我修行呀,小龙你怎么和长芳主一样,总是催促我修炼,”锦觅有点不开心了,她噘着嘴说:“先带我玩玩嘛,我还从来没来过天界呢。日后连翘她们问起,去天界这么久长了什么见识啊?我一个都说不上得多尴尬呀。”


  润玉到是很享受锦觅的撒娇,他假装皱眉思考后说:“今晚觅儿随我到布星台去吧,夜晚繁星闪耀也别有一番风味。可是,待会水神前辈你是一定要见的。”


  他上前握住锦觅的双手,见她没有挣脱的意思便继续说下去,“之前,我观你体内似有一股强大的真气环绕,想细看真身却被这顾力量阻止,大概你从前修为停滞不前就是源于此。觅儿,别叫我担心,等会好好让水神前辈看看好吗?”

  锦觅觉得自己的心跳像快了点似的,如同小鹿乱撞,可随即胸口开始细微发热发疼,她很快将这点不适压了下去。

tbc

葡萄在剧中给旭凤当了百年的仙侍,一笔带过但真是太太太久啦。所以这里,要和润玉日久生情哦~

另外这可能是大长篇~大家喜欢的话可以关注我以防走失哦

我其实好想先写婚后,可以疯狂撒糖撒糖撒糖啊~


【杂七杂八碎碎念】——宝剑(黑执事—伊丽莎白)

我的名字是英国骑士团团长亚丽克西斯.利昂.米德福特侯爵之女——伊丽莎白!女王的蕃犬之妻!

 

 

  一直以为,莉兹是属于糖果般的女孩,甜美可爱,也必须得到所有的保护。

  她是踏入黑暗的夏尔唯一信仰的光明,也是他以命相守的血色蔷薇。

  《黑执事》中的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段黑暗的往事和阴沉的念想。除了莉兹,她是温室中未曾沾染过尘土的玫瑰,她的小小世界中如一张纯洁的白纸,全然不见半点墨影。而她唯一的愿望,也是希望夏尔拥有幸福的笑容,还有所有事情都未发生的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

  大概被黑暗淹没的人总会羡慕那些在阳光中行走的人吧,不敢沾染,不忍亵渎。所以夏尔尽可能的纵容她,满足她的吵闹和撒娇,并极力阻止她看见红的血。就像那次莉兹被玩偶操控,夏尔为了不让她闻见血腥味而放弃了为红夫人复仇。

  那个故事发生在与泰坦尼克号相似的船上。不过莉兹不是露丝,夏尔也不是穷小子杰克,他们之间并不存在家庭的阻扰和未婚夫的纠缠。

  可是还有与轮船相撞的冰山和失去控制四处游弋的丧尸。

  莉兹对夏尔说的第一句任性的话是他们俩在密封的逐渐注水的船舱内。夏尔放弃了逃跑求生返回那里,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因为说过要保护你啊。”莉兹哭着拒绝了夏尔让她脱去外裙以便奔跑的要求。她说:“我想在夏尔面前即使最后一刻也保持可爱的样子。”

  单纯的想法,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夏尔也大声说道,生命没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女孩听话地脱下外裙,穿上男孩的西服外套。

  然而最让人震惊的,莫过于本以为设定为白萝莉的少女突然暴走,拔出双剑,化身为英气逼人的女王。

  赛巴斯被两个死神缠上,大批僵尸来袭。是莉兹,手持利剑,漂亮刺杀丧尸,却不复往日可爱的样子。即便这样又如何呢,她只是想做能保护夏尔的妻子罢了。

  为了爱而放弃美丽,但在夏尔眼中,无论是扎满蝴蝶结的莉兹还是手持宝剑的莉兹,都是那个能牵动他的心的女孩。


【锦玉】惜芳年4

晚间更文来啦~

以下正文

========================================

 最近天界大事频繁,先是大殿无故失踪,几日夜晚无星辰相衬;再来二殿下涅槃遭袭,下落不明,天界人心惶惶。幸而,前几日夜神携火神归来,天界的气氛才随之一松。不过,天后却认为润玉狼子野心,他肯定和旭凤遭袭有关,责骂他不顾兄弟之情。还好,旭凤坚持大哥绝对不是这种人,天帝也斥责天后不要强词夺理。

   虽然有些仙家颇有微词,认为天后太过针对大殿下,如此苛刻庶子毫无母仪风范,但身在旋涡中的大殿却并不在意,他前世这时并无争夺之心,现下更加无视天后做派了。

  这天,润玉悄悄来到洛湘府,这是他第一次私下拜访水神。

  “贵客,不知夜神大殿到访有何贵干?”洛霖还如他记忆中那般清新俊郎,润玉常想,如果当时他阻止了穗禾的诡计,水神风神没有死于非命,那么他和觅儿是否还有一丝可能。

   润玉将晚辈姿态做得淋漓尽致,他慢慢为洛霖斟茶,轻声说道:“水神伯伯,前几日小神失踪,其实内有隐情。”

  洛霖皱眉,他实在不想掺和帝王家事,可如果一个小辈想他寻求帮助,他也无法坐视不理,“怎么?大殿下也是遇见小人袭击了吗?”

  润玉知道水神怜悯众生的心性,连在他处于心碎之时也愿意对素未相识锦鲤施以援手。润玉继续说道:“不是什么小人,是一个很可爱的小精灵。小神被驭水术所召唤,来到了花界水镜以内。”

  “驭水?花界?”洛霖皱眉。

  “那位精灵所施确是水系法术,她说她从出生就一直呆在水镜里,已经4000多年。”润玉放下茶杯,直视水神的双眼,“而她,与先花神及其相似。”

  洛霖大为震惊,他细细体会润玉话里深意,失态地弄翻石椅。“她,难道她是我和梓芬的…我要去找花界!”

  “水神伯伯!”润玉提高声音,“此时不妥,我知道母神和先花神有隙,如果您去花界一事被她知道。锦觅,我是说那个精灵,一定会遭受危险。”

  “的确,梓芬当年就是被……”洛霖现下大乱,心神不宁,“可难道我就对自己的女儿不管不顾吗?”

  润玉轻笑,终于说到这里,他慢条斯理的说:“小神将此事告诉水神伯伯,自然有法子助您父女二人相聚。”

  “愿闻其详。”

  “小神常年被母神忽略,宫殿地处偏远,偌大的璇玑宫如果多一两个仙侍也无人在意。不若,小神先将锦觅姑娘接上天界,入住璇玑宫,到时水神伯伯自然有机会与她相见。”

  洛霖细想,现下也没有其他法子,他向润玉拱手道:“如此,那就多谢夜神相助了。”

 

  夜间,润玉心情大好布施星辰,他与水神商议过几日就去接锦觅。他拍拍身边魇兽的脑袋:“魇兽,你马上就会见到她了。”

  润玉心想,他如此心机,先断了觅儿和旭凤的接触;再提前让水神父女相认,让觅儿早日恢复真身;然后名正言顺的把觅儿留在身边。

  “呼……这辈子,总该不一样了吧。”

tbc


润玉一点小心机。然后现在锦觅会提前百年的样子恢复真身,这点蝴蝶翅膀可是会煽动剧情的哦~

恭喜小鱼仙倌攻略岳父~~~~

【锦玉】惜芳年3

先放上一半,等下看完今天的剧再写另一半哦~
周一事情多,抱歉啦小可爱们,别嫌弃短小ಥ_ಥ
以下正文
==========
天界栖梧宫,二殿下旭凤正值涅槃,却遭人暗算,修炼失败后不知所踪。天帝天后心神大乱,派人四处寻找,得知夜神大殿也在几日前失踪,唯恐是魔界有人生事,打击天家。

不过这一切丝毫不影响花界水镜内的安宁,锦觅这几日过得可是快活,小龙不仅见识非凡,和他聊天非常有趣;更是精通水系法术,经他点拨后自己的修炼进益许多,还得到了长芳主的赞赏。

她心情舒畅,又意外捡到一只烧焦的乌鸦,心里一动,表面上又对连翘说:“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们把这只鸟埋起来,浇点水来救救他吧。”

然后,锦觅等会又悄悄溜回来,把这只黑鸟从土里刨出,说:“嘿嘿,刚好我用这只乌鸦给小龙炖汤喝,他来花界这么多天都在吃果子,我瞧着都瘦了一圈了。炖只鸟,给小龙补补身子也好嘛。”

她高高兴兴的拎着乌鸦回家,将他放在桌子上,自己又去厨房找锅碗瓢盆。等锦觅收拾好,再看到桌上的东西时惊得连手上的锅子都仍在地上,“啊!!!!”

润玉听到尖叫,连忙进屋,听得她说:“鸟、鸟、鸟…小龙,我的鸟变成一个人儿啦!!!!”

桌上由鸟化的人浑身带伤,脸也黑漆漆的,但润玉不难辨认出这正是他的二弟——火神旭凤。他心里一叹:原来这就是你们的初遇,你们的救命之恩。这辈子,我总算是赶到前头了。

润玉仍柔声安慰道:“觅儿别怕,他、这凤凰不是坏人,是我的二弟旭凤。”

锦觅从他身后探出,望望桌上的旭凤,有看看身前的润玉,疑惑道:“二弟?凤凰?你们是兄弟?那为什么你们一白一黑、一龙一凤的?”

润玉垂下眼帘,说:“我们…虽不同母,但的确是同父的兄弟。”

“哦~”锦觅懵懵懂懂地点点头,心里嘀咕着:原来是亲戚,那这只鸟就不能煮来吃咯,唉,明天去找老胡要几只鸡吧。

润玉眼中不舍,他明白该是时候离开了。旭凤受伤至此,母神总会派人打听到这里,到时扰得花界不安就不好了。

“二弟身负重伤,我这个哥哥自然要带他回天界疗养。觅儿,我明天就告辞了,这几日,多谢你。”

锦觅眼睛瞬间红了,这是她第二次经历朋友的离别,她低下头,嘴抿成一条线,手也不安分的摆弄衣服。

润玉心中一软,没忍住摸了摸她的头,说到:“觅儿,别难过。我们总归还会见面的,等我处理完一些琐事,就来找你,好不好?”

锦觅点点头,小声说:“好,那你可别忘了我呀。”

两人无话,只等第二天的分别。

tbc

凤凰全场没有一句台词233333

【锦玉】惜芳年2

好吧,大家都猜到了是重生

以下正文

==============================================

  天帝应龙,在位千万年间可谓是殚精竭虑。不慕女色,不沾酒酿,每日勤勤恳恳安稳三界,事事躬亲,众仙家无不钦佩,无不忠顺。

  但只有夜晚,他一个人坐在璇玑宫静静布施繁星棋子时,润玉才知道,白日的喧嚣忙碌,不过显得自己更加寂寥。他无数次站在彩虹桥头俯瞰魔界,看到锦觅一家人和和睦睦恩爱非凡,总是苦涩与满足并存。

  月下仙人劝慰说:“小润玉,你也该放下了,何必如此……”

  天帝这时声音也平稳如常:“叔父,只有这样,我才感觉自己还活着罢了。这也是我咎由自取,虽拥四海八荒,却享无边寂寞。”

  他有时也理解自己的父帝,三千世界,众生茫茫,能遇上一个情有独钟的是多么不易。润玉也想象过自己撕毁盟约,将锦觅夺回自己身边囚禁也好,总归是在自己身旁相伴。

  可是,终究还是不忍心。

 

  然后,妖族大乱,凶兽九婴重现世间。天界同魔界联手,下世共同镇压妖兽,润玉和旭凤再次兄弟拼肩作战。

  最后一战可谓是天翻地覆,神魔共舞,九婴这只上古凶兽既善水又能驭火,不是一般神器可禁锢的。倏忽之间,一切太突然,润玉像身体自动反射一样挡在旭凤身前,为他抵挡住九婴的最后秉力一击。

  罢了,最开始我就输了。润玉闭上眼,觅儿,这次,你该为我哭了吧。

  接下来,就是伴着撕心裂肺疼痛的黑暗。 

 

  “润玉仙!润玉仙?”

  润玉从前尘噩梦中惊醒,看见锦觅关切的望着他。已经是第二天一早了,锦觅手挽着一个篮子,站在他床边说:“润玉仙,你怎么了?是做噩梦了吗?我从外边采了些果子回来就看见你似被魇着了。”

  梦中所见本就是前世经历,忽而见到真实的锦觅,润玉惊魂未定,有点不知今夕何夕。他将气息平稳下来,说:“无事,劳动锦觅姑娘关心,小仙不过…噩梦罢了。”

  锦觅见此,便走出房门,说道:“润玉仙,那快来吃早饭吧。我家里只有果子,不知合不合你口味。”

  此情此景此人,润玉才感受到眼下的真实。清晨的阳光在眼前的少女发间跳跃,他突然觉得之前的千年万年孤寂都是为了这一刻的重逢。

  “无妨,这些已经很好。”润玉也随即来到院子里,拿起一个苹果吃起来,“我…在天上素来过得清单,几只小兽、一夜繁星陪伴就可 。”

  “原来天上的日子也这般无聊啊。”锦觅说道:“我从小就想离开花界出去玩玩,外面都是如此吗?”

  润玉轻笑道:“天界也有很有趣的地方,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带你去魔界游玩。”

  锦觅惊喜道:“真的吗??润玉仙你真的太好啦!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快吃吧,吃完早餐我带你去花界好好逛逛。”

 

  两人饭后来到河边,锦觅问道:“话说润玉仙,昨天你为何踏水而来?果真是我召唤的吗?你的真身是鱼吗?”

  润玉轻笑:“大抵是吧,我……我的生母是一只锦鲤。我…锦觅姑娘想见见我的真身吗?”重生之后,他便不对自己的身份那么在意了,前段时间悄悄和鼠仙蛇仙接触,他只等和自己母亲团聚了。

“好呀好呀!”锦觅兴奋的拍拍手,“哇~~天啊!!”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条泛着银光的龙尾盘绕在水中,鳞片闪闪发光,锦觅围绕着他转了好多圈,说道:“这哪里是锦鲤,分明是一条龙尾嘛。好了,之后我就叫你小龙可好?”

 “好啊,那,我就唤你觅儿。”

 “嗯!”

tbc

下一章凤凰出场~

忍不住碎碎念一点,我觉得香蜜这次很棒的是杨紫、邓论和罗云熙演得特别好。通常两男一女感情纠葛时,女主会表现的有点婊,但杨紫表现的小葡萄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她和凤凰在天界相伴了上百年,双方都是润物细无声的感情增长。这里,我想把相伴的这个机会给润玉,让他们俩也相亲相爱。

润玉是重生的,所以后面可能会有点腹黑,希望大家不会讨厌。

【锦玉】惜芳年(1)

今晚真的超级超级虐啊

感觉明晚也会虐下去= =

哎,火龙果cp,花鸟鱼三人快快乐乐的日常是奢望了。

我也管不了自己想要开坑的手,那就使劲发糖发糖~~~

ooc存在,但甜饼是我的~

润玉X锦觅 两人甜蜜蜜的故事~~

以下正文

=============================================

  锦觅实在不明白,她作为花界一颗小小的葡萄精灵,为何被长芳主如此重视。明明当天课业没完成的还有其他小花小草,可牡丹芳主不去惩罚连翘啊、茉莉啊、月季这些数得着名的花仙子,反而让她这颗普通的葡萄在这罚跪先花神牌位。

  长芳主原话是罚跪一整晚,连翘心疼自己的好姐妹,悄悄来给锦觅送点吃的喝的,她说:“淘淘,你不要生气啦,我娘说长芳主是为我们好才这么严格的。你不是一直想从花界出去吗,那必须得好好修炼才行,外面可危险啦。”

  锦觅扒拉着连翘拿来的果子,满不在意的说:“哎,我知道了,‘长芳主是为了我们好’这句话老胡天天都要在我耳边念一遍”,她又有点难过,可又不想在连翘面前表现出来,说:“连翘你先回去吧,这么晚了你娘该担心了,我稍微晚点再偷偷溜走就是了。”

  “好吧,锦觅那我先走了。”连翘也知道自家娘亲总喜欢瞎担心,很快就离开了。

  锦觅吃完果子,对着先花神的牌位念叨:“先主呀先主,我虽然是个果子精,那也是从葡萄藤上长出来的,不是那石头里蹦出来的,为何我就没有娘亲呢……”她又露出难过的表情:“我如果有父母,肯定万事都有父亲母亲担着,长芳主也就不会总担心我修为不精了。”

  她不是自怨自艾的性子,很快又想到其他地方:诶,上次驭水决召唤出了噗嗤君,和他约好有空聊天,现下无聊正是时候,何不找噗嗤君玩玩呢。

  锦觅调节灵力默默施咒,湖面在平静后突然翻起水花,银蓝色的一尾在水浪中若隐若现,由远及近。她睁开双眼,看见一位清隽的公子出现在面前。

  这位公子一袭白衣,如霁月清风,温文尔雅,望着她时双眸中似有无限温柔。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他就连声音也是淡淡的。

  “小仙润玉,不知姑娘何故唤我至此?”

 

  锦觅这颗在花界生活了4000年的精灵,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仙人,真的非常兴奋,也不管罚跪了,她围着润玉左看右看,说道“我明明召唤的是一个水蛇朋友,仙家是如何出现的呢?是了,应当是我灵力长进,所以才能召唤出你这位仙人啦。”

  “姑娘叫我润玉就好。我本在我宫中小憩,偶然感到此处似有驭水之术,便贸然前来,不便之处还请姑娘谅解。”

  “不用叫我姑娘,”锦觅爽朗道:“我是一颗葡萄精灵,名叫锦觅。来者皆是客嘛,我来带你在花界好好玩玩呀。”

  忽然,锦觅紧张的拉着润玉的手,向自己的院子跑去。边跑边向润玉解释道:“润玉仙,我们芳主们对天界的人特别苛刻,从来没有好脸色。走,快去我家,别让她们发现你了。”

  这位淇奥君子并不挣脱那只被轻轻牵起的手,他跟在少女身后,望着锦觅的背影也目光柔和,眸中星辰点点,似有千言万语无从诉说,最后化为嘴边一声轻笑。

 

“觅儿,我终于还是见到你了。”


tbc

你们猜小鱼仙倌是个什么情况呀

今天就写到相遇了

明天再来~